pepsi可乐

不会产东方粮的东方众。
吃轰出,
优桐。
只要是他们的粮,不管是什么都吃给你看!
正处于低迷时期

【轰出】加油!绿谷同学!

·轰出only

·欢迎指点><

·b萌请给绿谷小天使一票吧QAQ

“那个、轰君,很……很抱歉这么晚了还叫你出来!”绿谷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要爆炸了,他低下头不敢看比自己高了快一个头的男孩子,一阵手忙脚乱下来却并未缓解自己的紧张。

“没关系的。今天我没有那么困。”轰眨眨眼睛,“比以往要精神。”说完又摆出了准备好战斗的姿势。

“好、好的!!啊、不、我并不是来找轰君打架的!那天和小胜的事情完全只是意外!”

“……哦。”明白自己会错另了意的轰把手重新放回裤兜,等待着绿谷的下文。

完了。气氛,完全被自己给破坏掉了,绿谷紧张兮兮地擦掉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汗,还算凉爽的季节仍然对他起不到四丝毫作用。

下定了决心,算是豁出去了!!

绿谷恭恭敬敬的迅速站好,双手紧贴裤缝,必闭紧了双眼,开口深吸一口气——这大概是绿谷一生中说话最用力的一次。

“轰君!我喜欢你!请、请和我交往吧!!”

语毕,绿绿谷又恭恭敬敬的来了一个弯腰四十五度的鞠躬。

又……又搞砸了。他把自己想象中情意满满的告白,活生生变成了一个无厘头的请求。但是说出来后果然痛快了很多。

绿谷悄悄睁开一只眼,想看一眼轰现在是什么表情,想知道自己这份恋慕之情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可惜他的视线无论再怎么向上移,看见的最多也就只是轰那条打的整整齐齐的领带。

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像是捣乱一样的碰怦怦直跳,羞耻感在劲头过后和泪水一起涌了上来,在他与轰之间静谧的空气之中显得十分多余。

轰的回复迟迟未到,挫败感将绿谷打到在地。他最终还是直起了腰杆,抬起一只手臂挡住自己丢人的眼泪,后退了几步准备结束自己失败的告白。

但一个拥抱打断了他的行为,包括思考。

——轰抱住了绿谷。

他把绿谷按在了自己怀里,是让人无法挣开的力度。手臂绕过绿谷的后背,紧紧收住、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绿谷的退路。

时间就像静止在这个拥抱。

直到轰嗅够了绿谷身上的淡淡清香,他才放过了一直被他按在自己肩上的绿谷的头。

然后两额相抵。

“抱歉,绿谷。”

“刚刚没有立刻回复你,是因为太过惊讶了。”

“我一直不太明白……看到你的时候心里的这种像被火点燃一样的炽热感到底是什么。”

“直到你刚刚说出了那样的话。我才发觉。”

“这是喜欢。我也对你怀抱着名为喜欢的情感。”

“我也喜欢你,绿谷。”

轰擦去绿谷缓缓流下的泪水,然后像是说话说累了一样,低过头,埋进了绿谷的颈窝。

绿谷也赶紧回抱住了轰,而偏头看见的,是轰从白发之中露出的红到不像话的耳朵。

——轰君也、也太可爱了吧!!


-- 在回宿舍的路上、他们十指相扣。

“绿谷。”

“嗯……”绿谷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脸上早就烧的通红。

“我果然还是有些后悔。”

“后、后悔?!”刚刚还觉得进度快过了头的绿谷此时猛地抬头。

“要是早点察觉到我喜欢绿谷就好了。”

“告白、被绿谷抢先了不是吗?”

【优桐】亚麻色头发的,不是少女

 ·是紫苏的梗!!谢谢!

 ·写的很草x然后很短

 ·OOC



  桐人现在十分的失望,甚至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他是一个死宅。那种把纸片人当做自己的全世界的死宅。

  那些身处另一个世界的少年少女们总是拥有着非凡的魅力,无论是动漫中的人物,或者是游戏里的角色,桐人总是会给他喜欢的疯狂打call。


  但是喜欢的心情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看着屏幕另一头的角色笑着、哭着,就总会去幻想自己去亲身接近,与其相处。


  为了处理这份过头的感情,死宅们有了漫展。


  桐人攥着漫展的门票,这是他第一次去。即使家里蹲如他,偶尔也会有和自己最喜欢的纸片人们在现实中相遇的妄想。



  那是一个约高过他的coser,cos的是最近大火的新番中的角色。

  假发很明显的被细心处理过,没有打结,看上去十分柔顺。亚麻色的,在展厅内不大不小的光线的照射下透露出温暖的感觉。从背后看来身材也相当的不错,胸部平平的更加符合官方的设定了。


  桐人咽了口水,觉得脸有些红。这部番他一路追到完结,为的只是那个有着亚麻色头发温绿色双眸笑容清爽动人的少女。一开始看见这个角色,这个设定的时候,桐人就已经觉得膝盖仿佛中了一箭,谁知越看下去,越被她吸引。而他也是自然的厨力放出,不仅入手了大量周边,还为此苦练,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画手。


  为了看见正脸,桐人刻意的跟紧了这个连发梢都散发着清香的coser。

  然后如他所愿。


  微长的刘海垂至鼻前,却巧妙的避开了双眼,虽说摆着副僵硬的笑容,但是那微张的眼中透露的慵懒,令人安心的绿色,双颊粉嫩的神情,端正柔和的五官,这已经足以让桐人为此动摇了。他从未见过这么还原的coser!


  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原本悄悄的跟随变成了加速的大步。他冲上去叫住了自己梦里夜里都在想念的大本命。


  “那个、你,您,您好!我叫桐谷和人......您cos的是xx酱没错吧!!您是我见过的最最还原的一位了!!请、请问,可以和我来一张合照吗?如果不介意的话、联系方式也可以给我吗?!”


 “......桐人?”回应他的却并不是梦中那个轻柔可爱的声音。

  很明显的是属于男人,属于一个青少年的声音,健气清爽。

  亚麻色头发的,不是少女。


  “是桐人老师吗?xx圈那个画画超级还原的桐人老师?!”桐人梦中的少女同样激动的握住了他的双手,开始了认亲现场。


  “我特别喜欢您!不只是您的作品!桐人老师的性格和说话的语气都十分戳中我!我很早就开始关注您了!从评论到辛辛苦苦的学画、都让我觉得您是一个值得尊敬......值得被我喜欢的人!”


  “......那个......合照......”桐人盯着自己的手。内心中刚刚形成的追人计划瞬间破灭。交往是不可能了,好歹拿张照片走吧。


  “哦!可以哦!对了,我的名字是优吉欧,联系方式在这里......”刚刚过分激动的优吉欧终于想起来了介绍自己,然后就像下定了决心一样。


  “我真的、仰慕您很久了。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一个机会追到桐人老师吧?”他微微低头,目光坚定,握紧了手。


  “哦......嗯.....好......?!什么?”桐人震惊的抬头,想挣开自己被握住的手赶紧逃跑。


  “不行吗......?”委屈的眼神。


  ......该死。面前这人的绿色眼眸中涌动的微光让桐人的心脏受到了暴击,即使知道了对方的性别,桐人还是为此动摇了,最终放弃了抵抗。大不了不让他追到就是了。


  “......谢谢桐人!”优吉欧很快又挂上了温和的笑容,并且去掉了敬称。


  “我的攻势......可是很猛的哦。”

【轰出】小地震中的紧紧相拥

·轰出only
·交党费√
·他们都是天使,我爱他们。

——————

绿谷和轰同居了。

这件事发生在几天前,绿谷出久因为英雄的工作搬到了轰的住处,似乎要待上许久的样子。

“轰君的家无论来多少次都会惊讶啊,和室真是太了不起了。”

绿谷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抬头看向轰。

“这几天就麻烦轰君了!请多关照!”
“好。”轰点点头,抱起了绿谷的行李箱,走去预先准备好的房间。

轰已经在心中感谢了绿谷的事务所不下千百遍了,我保证。

作为英雄,空闲时间并不能算多,而幸运的是,在今天,绿谷和轰也总算有了个在一起休息的机会。

换作原本的绿谷,他会选择家里蹲上好几天,舒舒服服的回味一下少年时期的死宅生活,或者偶尔也会出门拜访朋友同事。

但这次不一样了,搬进轰焦冻家的他向自己的肥宅快乐挥泪告别,而绿谷出久却没有想到在未来等着他的却是现充一般的生活。

当做是老同学兼朋友即将长时间共处的庆祝,又是为了日后的工作做准备,绿谷和轰最终决定在附近的街道一起巡逻一天。

——绿谷出久紧张地盯着自己手上抹茶味的甜筒,以此来回避身旁那人火热到不行的视线。

没错,约好即使是在休假日也要为工作献身的他们现在正冠冕堂皇的坐在一家风水不错的甜品店里享受现充生活。

特别是轰焦冻那恨不得把绿谷盯穿的视线,把什么叫做现充解释的淋漓尽致。

再这么僵持下去可不行,在心中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的绿谷如此想到。

他可无法保证自己心里对英雄焦冻的那些不小的心思会不会暴露。

于是从来不会只在嘴上说漂亮话的绿谷采取了行动。

“轰君,草莓牛奶奶昔、再不快点解决的话就要融化了。”绿谷避开那道视线偏过头去,伸手指了指被主人遗忘的甜品。稍加思索,又紧张兮兮的补上一句:

“从、从刚才就一直看着这边。轰君其实更喜欢抹茶味吗?”

“……嗯。”轰愣了一下,用右边的个性把几乎化掉一半的奶昔重新冻了起来,然后像无事发生一样继续看向绿谷。

个性真强啊……

一时想不出打破僵局的办法,绿谷只得在心中边吐槽边转回了头。

说到底,快点解决食物然后离开甜品店才是最高效的方法,但谁知道这家店的抹茶味甜筒会有这么腻啊?!

不过他最后还是吃完了那该死的甜筒。而一直保持着静默的局面也被看着绿谷站起身的轰打破了。

“绿谷。”

“?”

“我……”喜欢你。

但后面这三个字却被地面突然传出的悲鸣声吞下,不大不小的刚好被轰隆隆的声响淹没。

这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轰备受打击,这份从高中起就埋藏在他心中的感情在和绿谷同居的这几天止不住的疯狂叫嚣。

轰焦冻并不擅长这些事情,只是等他注意到的时候,脑子里几乎就只有那一头蓬松可爱的绿色卷发,一双无时不刻精神满满的眼睛,一张不失坚毅的娃娃脸,以及“绿谷出久”这几个大字了。就连绿谷手上的伤痕,甚至脸上对称的雀斑,也都成为了轰心中的加分项。

“这是爱情的力量。”他被母亲如此告知。

日本是个多地震的国家,显然这次的地震不过是一次来自地球妈妈的撒娇罢了。轰摸了摸鼻子,站起来打算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但低下头看见绿谷不知道是因为地震或是什么其他原因而红的像个柿子一样的脸,轰又愣了一愣,原来想说的喜欢在脑中打了个弯,完全变了个味。

——“绿谷,我喜欢你,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

“……”都是绿谷太可爱的错。

“不……”这是绿谷被自己捂住的嘴中传来的难得清晰的一个字。

“……什么不?”这是轰紧张又期待的提问。

“不、不行的吧?我、我和轰君可都是男人啊结婚什么的,要是真的结婚了的话想要生孩子我也做不到……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想要和轰君结婚的话还要先取得双方父母的同意也就是说要过了前NO.2英雄安德瓦这一关……?啊、还是不对,应该先从交往……呜——?!”

还未等他把完整的句子说完,大地就发出了细微的呜咽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不算剧烈的颤抖。红透了脸的绿谷被突然的状况吓了一跳,正在组织着后续语言的大脑跟着断开了连接。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厉害,绿谷却并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紧接着的便是脚下的一个不稳,这一会他的脑子才强行继续起了思考。

与大地母亲拥抱的疼痛感并没有传过来,原本耳边的嗡嗡声也逐渐被砰砰的急促心跳所取代——轰抱住了他。

紧紧地、如同要把绿谷揉入心腹的力度。

似乎是因为地震的摇晃,轰的声音也带上了微微颤抖。

“我、是认真的,喜欢着绿谷。”

——轰君的心跳声很快。

“我也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轰君身上的味道果然很好闻。

“注意到的时候,视线就无法从你身上移开了。”

——轰君、说他喜欢我。

然后几乎是控制不住的,绿谷的双手环住了轰的腹部,把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头轻轻靠在了轰的颈脖处。

“嗯。我也在认真的喜欢着轰君。”——这就是他的答案。

“……该死的身高差。”轰这边却在心中暗骂。

绿谷安稳的呼吸扑打在他的颈间,而鼻中满盈的也是他日思夜想的气息,另一半的地震也同样动摇着他的理智。

天知道他在说那些不经大脑的告白的时候有多紧张?天又知道他现在已经高兴到快把持不住了?

把持不住也得把持住。觉得自己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的轰焦冻确保自己的双脚还稳稳地贴在地上,小心的拉开一点与绿谷的距离,低下头吻住了还紧紧拥抱着自己的人。

但是、稍微要求一点也是可以的吧?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怀中那人可爱的颤抖,和唇上柔软温柔的触觉。

一直到大地重归平静,他们也仍然紧紧相拥、相吻。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甚至能让地球妈妈也为你助攻。轰对母亲的话表示十分赞同。

“那个……轰君?”

“嗯,我在。”

“我们、刚刚是不是在公众场合干了些不得了的事情…?”

绿谷一只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一手指了指周围。

——客人们都一边拿着手机拍照,一边目瞪口呆的望着轰和绿谷。

第二天,NO.2英雄焦冻与NO.1英雄人偶秘密交往绝赞热恋并在约会时发生的小地震中忘我深吻的事果然稳稳登上了头条。

【优桐】论愚人节捉弄室友的正确姿势

·日常OOC
·文笔不好还很短
·呜呜这两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
↓↓↓

4月1日在桐人心中是个神圣的节日。

这天意味着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捉弄他的室友,又不用提防室友报复他挠痒痒攻击了。

而捉弄人有这一习惯,也是不知道从何时、从哪里养成的。大概是因为这个室友太过老实了,总是让人忍不住欺负一番。

靠坐在平时打游戏的转椅上,桐人捏着下巴,思索起要怎样快乐的度过这一年仅有一次的难得节日。

去年的愚人节,一点也不尽兴。

桐人回忆起来,他在去年的4月1日,午饭后,告诉优吉欧,他看见了爱丽丝在天台上的手拿一个粉红色信封,柔顺的金发随风飘动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没忍住就去搭了个讪,但却被指使传话:可爱的爱丽丝在天台等你哦,优吉欧。

然后桐人看着优吉欧将信将疑的向天台走去,自己则绕近道翻栏杆,比他先一步到达了天台——为了看风景,这条近路桐人可是钻研了很久了。

正当桐人陷入对室友又羞又恼的表情的幻想之时,天台的门发出轻响,打开了。

来者抬头看见在等的人,没有柔顺的长金发在随风飘动,只有一头略微杂乱的黑发在与风——甚至连风都没有,也没有什么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更没有粉红色的情书,只有一副在妄想些什么的微妙表情。

优吉欧微微松了口气,终于不用为自己要帮爱丽丝给谁送情书而担忧了。

而注意到捉弄的对象已经登场的桐人就感到不快了:说好的因为见不到青梅竹马给自己表白而产生的失望的如同被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小狗一样的落魄神色呢?怎么看起来反而还有点开心?

为了缓解计划失败的尴尬,以及本着捉弄人的决心,桐人开口道:“咳,那个……优吉欧……你、你的鞋带散了……!对,你的鞋带散了!”

“?”优吉欧低头看向了自己的鞋子——鞋带真的散开了,长长的白色丝带一直垂到地上。

“噢,谢谢。”优吉欧赶紧蹲下身去系上鞋带。

“……”

“那个……”桐人尴尬的看着蹲下身的人。

“怎么了?”

“你就不觉得失望吗?可爱的青梅竹马跑掉了哦?!”

“完全不,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高兴极了。”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优吉欧顿了顿,“要说青梅没有了,不是还有竹马吗。”

然后桐人不仅没有捉弄到室友,自己反而是被拉去图书馆度过了一下午。

……简直是噩梦一样的失败。

但是这一次一定不会失败了。桐人想。一个完美又简单又粗暴的计划,已经在他脑海中形成了。只要等到晚修结束,叫优吉欧不去书店深造,然后一切就会顺利进行!很好,他已经能够看见他的室友兼挚友的惊慌失措的表情了。

为了给晚上的计划营造气氛与真实感,在上课期间,桐人还尝试着不停给优吉欧眼神暗示,以及在休息时间“不经意”地拉近距离。

看见优吉欧眼中疑惑的神色,以及脸上不时泛起的红色后,桐人越来越期待他之后的反应了。

沉浸在期待之中,终于是到了桐人计划中的时间了。

他买好了喜欢的甜点与计划用的蔷薇花,思索一下,还是买了烤串和饮料,要是成功了,不仅要庆祝,还得赔偿精神损失费给优吉欧才行。

桐人比打扫教室的优吉欧先一步回到宿舍,静候对方回来,心中将计划一遍又一遍的演示,并且注意着门口的动静,以免再出现差错。

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声音的主人推开了门,走进了自己的宿舍。

听见声响的桐人立马从床上跳起,拿起准备好的大束蓝蔷薇(很贵但是他知道优吉欧会喜欢这个),略微整理了下表情,就冲到了在玄关处刚换好鞋子的优吉欧面前。

但他看着挚友那双湖绿色的眼睛,与他的视线相对,就慌了神。

“优、优吉欧……我……我、我我我……”声音的大小跟着头一块往下低,视线忍不住开始乱飘。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他把花送到优吉欧面前,挡住投过来的视线,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

什么嘛,就会真的表白一样……桐人一边想着,一边保持着捧花的姿势,等待着回复。

然后他听到了手提包掉到地上的声音。

哼,这次他总会被吓到,然后生气了吧。于是他放下手中的花,想看看这位老实的室友此时此刻是怎样的表情。

但是很快他就被按住的双肩,优吉欧满脸惊喜声音有着按捺不住的愉悦。“是、是真的吗?桐人你刚刚说的?”

“??”反应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

“……是真的”桐人迟疑的回答。

再然后,他看着室友的脸染上了绯红,并且渐渐拉大。

直到桐人察觉到后脑被轻柔的按住,嘴唇被覆上一层柔软,并被迫来了个深吻时才发现——自己似乎玩大了。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喔,很多次想开口,却怕连朋友都做不成呢……。”优吉欧湖绿色的双眸中闪动着无法形容的情绪。伸出手抱住比自己稍矮的桐人,还泛着水色的双唇对露出的耳朵轻吁一口气,低声说。

“真是太好了呢。”

桐人绝望地闭上眼,刚刚那个令人神魂颠倒的吻和意料之外的失败方式让他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不过好像也不坏。

【优桐】休息日的告白

·处女作献给优桐,这里是萌新可乐
·OOC必须有x
·有车请注意

  能接受请↓↓↓

微风从敞开的窗口,伴着阳光吹了进来,亚麻色短发被这些许温暖的风吹动。优吉欧拿起扫把,打算为缇卓减轻一点任务。

“总是让那孩子来做事感觉有点不太好意思……虽然指导我的前辈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就是了。”

习惯了运动的健实身体开始了扫除,想要赶尽房间内的每全部灰尘。

“刚刚已经响过钟声了吧,桐人那家伙今天还真慢。”

话语之中似乎有埋怨之色,但更多的还是担心。优吉欧望向窗口,发了发愣:“桐人的话、应该不会出事吧……”

说曹操、曹操到,中国是有这么句古话吧。窗口很快便闪来了一道黑影,然后这位“不速之客”用他引以为豪的速度跳上了窗台,来者显然是桐人。

“哟,早上好,优吉欧!”

“早上好,‘不要从窗户进来’这句话我可是说过很多次了。”

“是优吉欧你喜欢开着窗的原因啦,而且走这里是最近的喔——给,跳鹿亭的蜂蜜馅饼”

“遇上好的天气不开窗就是浪费。”优吉欧看着桐人手中的蜂蜜馅饼,迟疑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

“哎,不吃吗?明明是难得的美食。”

“会对甜品这么执着的人只有你了吧?而且如你所见,”优吉欧抬了抬手上的扫把“我在扫除。”

“少除?唔唔原来如吃,没想到李还是个这么细心的银……”

“好好吃完东西再说话啊,水在桌子上。”

“唔……谢谢。 ”

每次看着挚友吃东西时孩子气的脸,优吉欧就会在心中感叹,原来生活也能如此充满乐趣。

这个人,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一生。从树林中与他相遇、同哥布林以命相搏、在巨树之下挥动剑刃、再到来到这所学院。被黑暗神所捉弄的“贝库达的迷路人”,眼前这个黑发黑瞳,正一脸幸福的吃着蜂蜜馅饼的少年,将优吉欧从愧疚与迷茫的日复一日的深渊之中解救出来,将原本的一介樵夫,变成了现在的上级修剑士。

到清闲的时候,优吉欧就会想起来至今为止称得上不可思议的旅行,和挚友那张尚显年幼、甚至称得上可爱的脸庞,以及金发碧眼、他的青梅竹马,爱丽丝的面容。尽管过去了如此长的时间,但那天的场景、那天自己的懦弱,与遗留下的悔恨、愧疚却永远无法挥之而去。

可是现在,眼前有着柔软黑发的少年,如同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般,总是散发着让他能够安心下来的气息。心中阵阵作痛的那份沉闷,好像也随之缓解,而印象之中少女爱丽丝的样貌却愈加愈模糊。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本应是最不能忘记,需要铭记一生的东西才对。这是优吉欧第无数次思考这个问题了。

“…优…喂,优吉欧——!”

“啊!怎、怎么了?”优吉欧被迫打断了思绪,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打扫时出了神。

“没想到你也会发呆啊~唔啊新发现~!”桐人一副打趣的样子盯着优吉欧的双眼,抬起手搭上挚友的肩,顺带揉乱了被主人好好打理过的亚麻色头发。

优吉欧抬眼对上了桐人的视线,却再次出了神。

眼前的人带来的不仅仅是清新温暖的味道,还有如同翻江倒海,从胸口处涌出的炙热滚烫的感情,到底是从何时起、出于什么原因呢。

他想起了曾与挚友,与桐人在树下一次一次挥动斧头,在树荫下聊天,吃着面包的场景。想起了桐人与哥布林战斗时的勇猛,想起了桐人教他剑技时、练剑时认真的神色。想起了桐人品尝美味时享受的表情、想起了桐人写作业时昏昏欲睡的样子、想起了桐人在草地上小憩时可爱的睡颜……

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仿佛都深深的挤压进了自己的心脏,在密室之中酝酿,变成了浓稠香甜的蜂蜜,散发出了诱人而危险的气味。

而眼前这双如同黑曜石一般漆黑好看的眼眸,分明给优吉欧指明了答案。

他喜欢桐人。

优吉欧伸手抓住了桐人在他头上作乱的手,考虑到自己刚刚还在打扫,未免会染上灰尘,便对桐人说:

“我去洗下手,你先在这等着吧,马上就回来了。”

“噢……难得的休息日,你难道又想只在房间里喝着茶聊着天看着历史读物度过吗?”松开搭在挚友身上的手,桐人大踏步地走到优吉欧铺的整整齐齐的床边并躺下,一副自己已经要开始午睡的样子。

“……不,稍微有点事想对桐人说。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你不要再睡着了啊。”优吉欧露出了他被桐人称作“优吉欧式微笑”的招牌笑容,转身离开了房间。

“是是——”我嘴上这么回答着,但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来到“under world”,已经有十分长的一段时间了,与被囚禁在那个世界相比、绝对是不相上下的时长。但不同于艾恩格朗特,在这里,没有因死亡而带来的恐惧,没有玩家与玩家之间无形的竞争,也没有现实世界中处处令人担忧的社会风险,这里的人们,似乎极其遵守着神明定下的法律。

而我也早就认识到,在这个虚拟世界的局面,无论是人界、还是黑暗界的居民,都拥有着人类的意识,都被赋予了真正意义上的灵魂。我也在这里,邂逅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我唯一的挚友,优吉欧。

我能够走到这里,很大程度上依靠了他的帮助。而越是和他在一起,心中开始那份离开under wolrd的强烈信念便越会动摇几分,对未知世界的陌生与迷茫便会奇迹般的消失。

他那张平静的笑容,那双如同碧潭一般的双眼,生来就具有安慰人心的魔力。

——心跳声越来越响亮,思绪也千丝万缕的缠绕在了一起。

就像被什么牵引着一般,每次在思考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零零碎碎的,有关优吉欧的事情,然后就止不住的想了更多。就像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这在心中折磨我的从未停止的桃红色的感情,日渐加深,变得无法自控。

我深知这种熟悉的感情,我喜欢优吉欧。

但我又想起来了优吉欧来到这里,与我旅行的目的。这份恋情,想必也只会是以悲剧告终吧。

我翻过身抱住了床上的枕头,将脸埋了进去,嗅着优吉欧发尖有过的清香,苦恼又不甘的发出了阵阵哀嚎。

刚刚回到房间,锁上了门的优吉欧遇见的就是桐人在床上用他的枕头捂住脸,以及发出惨叫的情景。

“怎、怎么了吗,突然这个样子……。”

“呜啊……你觉得我这种人能够比得过天才可爱的少女爱丽丝吗……肯定是不行的吧再说了我还是个男人啊而且爱丽丝对优吉欧那么重要我这种粗心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啊!好气啊啊啊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优……哎哎?!”正准备对挚友倾诉心中悲愤与苦恼的桐人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的就是自己的挚友,平时养成的习惯让他觉得酿成了一场大错。

空气中似乎都溢满了尴尬的气息,天生的反应速度让他立马从床上坐起,准备从窗口处逃跑。

但手腕却被人一手抓住,刚要站起来的桐人又被优吉欧压回了床上

“我也是喔,对桐人的事情,一直在意的不行,想要接近桐人,想要了解桐人,想听更多桐人的声音,想看桐人更多的表情,想要触摸桐人,想要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让你成为我的东西……我很贪心、不,是过分吧”优吉欧直直的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禁锢住的桐人,将心中的话语尽数倾倒。

黑色短发被稍稍地打乱,翘起了几根可爱的杂毛,而黑发的主人,眼神飘忽不定,最终还是定格在了眼前那抹美丽的绿色上,嘴唇微动,双颊以极快的速度染上红色,似乎出于紧张,又或是羞耻心作祟,舌头稍微有点打结,发出了细小的声音——

“随、随便你怎么想吧,我又不是……不是女孩子……对我乱、乱来一点也没关系……优、优吉欧的话,想做就……就、做吧。”桐人抬了抬腰,尽量拉近了他与优吉欧的距离“刚才你也听见了,我喜欢优吉——呜嗯——”

正在吐露真心,诉说爱意的双唇被另一人堵上,手臂上的力道消失,转而被优吉欧紧紧抱住,而桐人刚获得自由的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身前比自己健实几分的人的身体,一同加深这浅尝辄止的吻。

仅仅停留在表面,没有过分的深入,时间如同停止,不再流淌,他们互相感受着对方的存在,证明着彼此的心意。

两对嘴唇终于分离,“看来结婚前不能接吻的禁忌对两个男人并没有效果呢。”优吉欧这么说着,顺便感谢了一番学院的床有足够大,就蹬下了鞋子,不顾被单还是否整齐,将自己的身子卡入了桐人的双腿之间——当然还要感谢桐人的配合,虽然后者的脸已经红到快要烧起来了。

“乱来一点也没关系呢,对吧?”优吉欧细细打量着桐人快要红到脖子处的脸,用手指爱惜的卷着他黑色的发丝。

“S、stay cool……呜哇!”

车的链接(微博)→https://m.weibo.cn/5398637806/4224135548193029